作风建设征文获奖作品——最后一笔党费

作者:[] 发布日期:[18-05-07 09:37:23]

宣传科/肖平

 

当提笔写下这个题目时,脑海里不经意的闪现出一幅画面:在炮火纷飞的岁月,老一辈革命家用身体抵挡如飞的子弹,用自己的献血染红了胜利的旗帜。然而,我所讲述的故事里没有这些激烈的场面,没有豪情满怀的誓词,但它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党性原则、淳朴家风对一代人的影响力。

故事的主人公是我的老母亲,一位72岁,只有小学三年级文化程度的普通妇人。母亲从小生活在一个小业主家庭,虽然不愁吃穿,但她当时居住的县城很小,小到端起碗边走边吃,从城东走到城西,一碗饭正好吃完。随着上山下乡的浪潮,我母亲举家下放到大山里居住,一住就是七八年,其中的苦楚不得而知。每当提起这段往事,母亲总是唏嘘不已,说着说着就流下了眼泪。

由于母亲文化程度低,思想觉悟不高的缘故,当年的街道组织没有通过她入党的申请,这让她很遗憾,时常会念叨两句惋惜的话,“我吃亏就吃在没文化上,想当年邮电局让我去当接线员,被另一个小学毕业的人抵掉了……”

虽没有出生在新社会,但母亲是长在红旗下的一代人,对红宝书、忠字舞、领袖毛主席有着很深刻的印象。想当年她也是活跃在革命舞台上的一名小将,革命歌曲至今都还清楚记得,时不时也会哼上两句。

在我印象中,作为家庭妇女的母亲一直积极的想要进步,她有逢字必念的习惯,还喜欢看书,遇到不认识的字总爱问我们,自己再重复几遍加深印象。由于不认识的字太多,我们有时被问的不耐烦了,露出一副厌恶、鄙夷的表情,好脾气的母亲就摸着我们的脸笑着讨好,往我们的口袋里塞上几粒糖或是一个苹果。

我的父亲是部队上的一名老党员,家里存有很多毛主席像章和纪念章,还有一堆大大小小的红皮册子,每到过年打扫卫生时,母亲总是把它们拿出来擦拭一遍,再整理好放回抽屉。幼时的我比较调皮,见母亲如此珍惜那些东西,就偷偷拿出来几个给同学们炫耀,被母亲知道后痛打了一顿,至今我还记得皮带落到身上的滋味。每当想起,我都不明白难得打我一次的母亲为什么会发那么大脾气,不就是几个破像章吗!如今我终于明白了:不容易得到的才倍加珍贵——没有入党资格的母亲更加敬仰党的光辉。

几年前,父亲生了场大病,母亲一直悉心照料。因为生病的原因,一直按时缴纳党费的父亲第一次出现了拖欠,他经常叮嘱母亲去缴,可家务缠身的母亲总也脱不开身,加上父亲病情加重,补缴党费的事就因此搁置起来。几个月之后,父亲去世了,母亲仿佛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好长时间都不见笑容。

关于党费,在许多影视作品里都会出现悲壮雄伟的镜头,然而现实生活中,这些艺术性的加工统统不存在。且不论所要表达和渲染的是什么目的,最终结果都会振奋人心,激励着大家胸怀壮志,勇往直前。

父亲去世后很长时间,饱受身体和精神双重折磨的母亲逐渐从悲伤中走出来,开始慢慢整理父亲的遗物。当在抽屉里看到像章和党徽时,母亲这才想起父亲嘱咐她缴党费的事,时隔已经半年,拖欠足足有7个月的党费。

考虑到母亲平时非常节俭,我劝她不要浪费功夫浪费钱,人都不在了,党费没缴不会有人怪罪的。但倔强的母亲没有听从我的话,在某一个燥热的午后完成了父亲的托付。

父亲退休后隶属于军休所,每次领取福利和参加活动都要走过很长的一段上坡路,母亲陪他去过多次。母亲身形肥胖,又患有腿疾,每次爬坡后都气喘吁吁,发誓再也不想去了。所以,当母亲说她亲自去补缴党费时,我都不敢想像那个情景,一定会累的够呛,回家后瘫软一团,几天恢复不过来。

当听说母亲去了军休所,我放下手里的事情心急火燎的赶过去,第一眼看到的是母亲费力爬坡的背影。每走一步,母亲撑在膝盖上的手就用力一顶,借着那股力量身子往前一冲,脑袋也随着身体的挪动小鸡啄米般一点一点……

朱自清的《背影》是我颇为喜欢的一篇散文,它文笔清淡质朴,语言简洁明丽,却情真味浓,蕴藏着一段父子深情。当我看到了与散文相似的背影时,我终于体会到与作者相同的感受,心底里涌起了一股烫热的情愫,顺势而上冲撞着双眼。我一路小跑赶上母亲,发现她已经汗流满面,满面潮红,边喘气边说:“以前觉得这个坡还不要紧,现在真的爬不了了,老啦……”

|<< << < 1 2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