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风建设征文获奖作品——我的父亲

作者:[] 发布日期:[18-05-08 17:10:30]

针灸科/裴久国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转眼间父亲远行已二十载。每每想起,父亲的点点滴滴就浮现载眼前;事事做前,父亲的谆谆教导就响在耳边。我出生于七十年代末期鄂西北偏远山村,自小便听说,郧阳三大宝,“苞谷、红薯、龙须草”,这也是我小时候记忆的全部,所以穷苦是我家乡的代名词。

父亲是孝顺的。在我记忆中,父亲每天鸡叫就起床。挑水是家庭的第一要务,父亲先把老太(父亲的奶奶)水缸装满,然后是爷爷家,然后是我们家,这个工作完成天亮了。雷打不动,天天如此。在农忙季节,必须先帮爷爷奶奶把农活干完,才做自家的活路,为此,多次被妈妈唠叨。记得有一次,因我调皮,父亲拿着棍子要揍我,见事不妙,我飞奔到爷爷身边,爷爷护我并呵斥了他,父亲当面唯唯诺诺,转身牢骚不断。当时我觉得很好笑,现在想起,泪流满面。孝顺,不仅是孝,更是顺,想起自己现在对爷爷、奶奶,对母亲的一言一行,差的太远,做的不够。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做好今天,做好现在,做好每一件事。

父亲是高山,付出着无私无悔的爱。父亲是家里长子,因家贫困,读书很少,早早就辍学在家。在当时的农村,家里多个劳力远比多个读书人来的实在的多,父亲不懂大道理,但走出大山,走出农村,远离贫穷,是他对弟弟妹妹的期望,“家里有我,你们放心”,在他支持下,叔叔、姑姑们陆续走出农村,到了城市。每到过节,他总要翻山越岭几个小时到209国道边迎接弟弟妹妹们回家,过节后又亲自送到客车上目送他们远行。

我是家里老大,自小在家就享受特殊待遇。别人家小孩每天回家就是放牛、放羊、割草、挑水、砍柴。而我和弟弟妹妹放学回家先要完成家庭作业,每当伸手想做些别的事情时,总会迎来父亲的怒骂声。

记得92年,当年我读初中,那年五月,收割小麦季节,普降暴雨,绵绵月余,导致地里小麦不能及时收割而出芽。人们吃了这种小麦身体虚肿无力。父亲为我拖着虚弱的身体首次离家外出打工,为我上学挣钱付学费,我也第一次吃到了挂面。也从那时起,父亲戒烟戒酒。

父亲是勤俭的。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虽然父亲不能说出这样的话,但我小时候因为吃饭散落挨打多次,印象深深。到现在每次吃饭必把晚盘吃的干干净净。记得小时候,我们洒落的饭菜父亲都会拾起吃掉。庄稼收割后,必定要求我和弟弟妹妹到地里捡拾散落的庄稼,务必做到颗粒归仓。在我7岁开始,父亲在家开了面粉加工,为村里人加工面粉,从那时起开始,家里生活有所改善,吃的最多的就是带土的馍馍,那是父亲把落在地上的面粉收拾后不让我们浪费的结果。

父亲虽然远行多年,村里人每提起,都会竖起大拇指。父亲在时,不管谁家有困难,都会主动去帮助,每在农忙季节,总是先帮别家干完,才轮到自己家。不管自己多累,看到邻里忙碌时,总是无怨无悔的帮助,张家的盖房子有他在,郑家杀年猪有他在,杨家修水井他必到。现在想起,心里暖暖,收获满满,一排篱笆十根桩,一家有难大家帮。一人难挑千斤担,众人能移万座山。

父亲曾经在村里当过几年电工,在那几年,不管天晴下雨、不管打雷刮风,只要谁家有需要,他总是第一时间冲了出去,为此,没和妈妈少吵架,大年三十晚上还因为别人家停电,前后查了十几里路才把问题解决,回家时已是大年初一。现在的我,被父亲络下深深的络印,爱岗敬业竭全力,心底无私天地宽。

父亲已远行,我须承父业,孝老爱幼,友弟怜妹,勤俭持家,睦邻友好,爱岗敬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