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风建设征文获奖作品——我陪老公考优才

作者:[] 发布日期:[18-05-09 17:11:18]

赵和平名中医工作室/高立珍

 

所谓的“优才”是“全国中医临床优秀人才”的简称。20177月的中旬,在我们大学同学的微信群里有人转发了一则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通知,内容是关于第四批全国中医临床优秀人才考试的。看到后我问老公(孟彪)想不想考。他说:“不考。一是难度大,不好考;二是即使考上了,又要出去学三年,还得写读书笔记、学习心得、还得发表文章、出专著,太麻烦;最重要的是走不开,我走了,科室怎么办?”我感觉他说的也有一定道理。于是我们选择了沉默,准备放弃。

几天后,医院领导召集符合条件(必须是主任医师,年龄不超过50周岁)的医生开会,动员大家报名代表医院参加选拔考试。在会上,殷院长说:“孟彪,你要报名,高立珍要大力支持他,当然了,如果你(高立珍)愿意报名也可以。”医院的大力支持使我们原来的想法有了一些松动。说实话,我没打算考,更没想过考上,我只是想陪老公考一考,让他不留遗憾,免得以后后悔,因为一辈了只有这一次机会,下次再考就已经超龄了。

令人感到惊愕的是,报名后没有几天省里就来了通知,让720日到省中医院参加第一轮考试。一开始我们感觉总得有几个月的复习时间吧,没想到说吃就端,这么快,复习的书还没找齐呢!

从通知上我们得知,十堰的考生共有6人,参加本次考试的考生共有79人(大多来自省市级大医院,仅湖北省中医院的考生就有17人),从中初选22名,其难度可想而知,名单上有些人我们都认识,他们每个人都不是省油的灯。

老公说:“既来之,则安之。大家都一样,也不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们竭尽全力,说不定还能都考上,再做一次同学呢!”他这句话对我有很大的鼓舞。

在去武汉的火车上,随着车箱的晃动,我们开始重温四大经典,各自把认为是重点的内容与对方交流,希望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记住更多的信息。晚上,我们苦读到12点多,把四大经典以最快的速度理顺了一遍。

次日下午,烈日炎炎,暑气逼人,我们从宾馆走到考场大约用了15分钟,路程虽然不是很长,但都已汗流浃背。2点正式开考,由于考前空调没有开放,考场内依然酷热难耐,几乎都要中暑。当拿到试卷的时候我感觉有些发蒙,做惯了各种选择题的我发现试题竟然只有5道大题,几乎都是根据临床经验解析经典的试题。这种考试跟过去考科举差不多,这种题叫策论,记得其中有一道题是让结合临床论述《黄帝内经》中的“实则阳明,虚则太阴”,字数不少于2000字,这道题40分,看到这题的时候我不禁又暗自庆幸,幸亏在火车上我和老公探讨过一个“伤寒阳明病与温病阳明病有何异同”的问题,否则短时间内要写2000字绝非易事。

一周后,成绩出来了,我考的第14名,老公考的第5名,十堰的考生只剩下了我们两个,真没想到我们会同时通过初试,太令人激动了。

参加考前培训

第二次全国联考是在820日,这次分上下午两场,竞争更加激烈。一周后我怀着忐忑的心情给省卫计委打电话,看通过没有。得到的回复是等通知。我几乎每周都要打电话询问一次,但音讯皆无。后来干脆也不再问了,反正考不上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影响。117日下班后,突然接到省卫计委的电话,说我和老公都被录取了。老公开玩笑说:“让我咬咬你的手指看看疼不疼。”真不敢相信这会是真的!

20171223日至31日第四批全国中医优秀人才在北京开班,学员都是来自全国各地,我们湖北省共有15人,大多都是省中医院的,地市级中医院只有我院考取了2人。

班主任是国医大师孙光荣,孙老对我们要求非常严格,会议室里每个座位上都贴有名字,按名字就坐,哪个缺席则一目了然。每次上课都要刷卡,不得请假,不得迟到,如果谁上午缺席,下午则会被清退。白天授课的老师基本上都是国医大师或国家级名中医,都是临床实战的顶尖级高手,本次授课的主题是中医思维,旨在重塑我们的中医思维。晚上是第一、二、三批的师兄师姐们为我们授课,他们也都已是五六十岁的老中医了,都是临床家,他们讲的课同样精彩。孙老在31日讲课时说:“今天我非常高兴,因为全国都在放假,都在休息,而你们虽然已经都过了不惑之年,但仍然在这里刻苦学习,我感到非常欣慰,看到你们,我就看到了中医的希望,今天莘莘学子,明日必成中医栋梁!”

学习结束后,老公对我说:“这次的培训收获很大,参加全国中医优秀人才第一期培训班

我见识到了诸位国医大师的风采,他们为中医事业的奉献精神和治学方法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最重要的是让我找回了中医思维并且感觉开了点窍。”我说:“是啊,如果我们不把中医继承好,发扬好,怎么能对的起像孙光荣老师等老一辈的中医专家啊!”

“无心插柳柳成活”,本来我是陪考者,却想不到竟也成了优才中的一员,今后我们将共同努力,苦读经典,钻研医术,造福苍生,如此才不愧于“优才”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