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和平与“冬病夏治”34年的“不了情”

作者:[] 发布日期:[18-08-06 21:42:45]

中医认为某些寒冷季节容易发生或加重的疾病,在夏季虽然不发作,但是其致病因素仍然存在,只是由于夏天天气炎热,机体阳气充沛,没有立即发作而潜伏在体内,一旦到了冬季天气寒冷便会发作。在夏天,尤其在三伏天抓住有利时机,乘体内阳气充沛,肌肤腠理开泄之际,辨证施治,内服中药或选取穴位敷贴等方法,使药物通过穴位经络直达病处,达到预防旧病复发或减轻其症状的最好效果,既为“冬病夏治”。

 

          【赵和平】 主任医师,第六批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继承工作指导老师,湖北中医药大学兼职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针灸学会针刀委员会常委,中国针灸学会针刀委员会膝关节病学术委员会主任委员,湖北省知名中医、百佳医生、我最喜爱的健康卫士,湖北省十堰市名中医、市中医医院知名专家。

 

一提到“冬病夏治”,耳熟能详的十堰市老百姓们多多少少都能侃上两句:“不就是在夏天治好冬天的病嘛!”“辨证施治疾病,调理亚健康。”“冬病夏治要找中医院的赵和平啊,那是他的强项,我的咽炎就是他治好的,疗效没得说”……

随着老百姓的口口相传,总能听到有关赵和平与“冬病夏治”的各种传奇故事。在40余年的临床实践中,赵和平历经34年重点开展“冬病夏治“的研究,着力在“冬病夏治”治疗的方式、方法、配方、人群范围等等方面的深度研修,并传承带教了一批批优秀中医人才,创建了鄂豫川陕渝毗邻地区开展最早,规模最大的品牌神话,为广大患者带来了福音。

 

坚持不懈永不弃

每个人都会面临人生的诸多选择。你选择了什么,就会去追求什么。

1976年,赵和平在湖北中医学院学习中医以来,就坚定了选择中医的信念,他相信,“中医学是中国的国粹,承载着几千年的的历史。学习中医不光要崇拜他,还要接纳他所承载的文化。所以一名优秀的中医不光要看病,他还要解惑、传道,有着非常重大的责任。”

在翻阅古籍的过程中,赵和平多次看到有关“冬病夏治”的文字记载,但对这个陌生的知识还是不甚理解。直到1984年的夏天,在湖北省十堰市中医医院工作4个年头的赵和平,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他第一次接触到“冬病夏治”的案例,引起了他浓厚的兴趣。

事件缘由一个前来买药的中医爱好者。此人来到赵和平的诊室要求开几味苏子、白芥子、甘遂的中药,说是拿回家自己碾粉后用姜汁调配,敷在天突和肺俞两个穴位上,以治疗父亲多年的哮喘病。当时年仅28岁的赵和平很是诧异:哮喘多发于冬季,为何在夏天炎热时用药。此人虽爱好中医,但对中医理论知识还是尚缺,只说是家里老一辈人传下来的办法,非常实用有效,可缓解冬季发作哮喘的症状和几率。这让赵和平不由得想到“冬病夏治”的方法,回家后就翻阅大量医书,收集整理了一套“冬病夏治”的方法和理论并运用于临床,效果很是不错。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初次尝试到“冬病夏治”带来的显著效果后,赵和平决定开展有关“冬病夏治”的研究,治病救人的同时也做好未病先防的健康管理工作。

随着知识的积累和眼界的开阔,赵和平在“冬病夏治”研究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越走越顺。他认为,治好一个疾病很重要,但预防一个疾病比治好一个疾病更重要。在他先后出版的6部学术专著中,多次提到“冬病夏治”的理念和方法,特别是“春夏养阳”的传统中医理论,更为“冬病夏治”提供了有力依据。赵和平利用自然界夏季阳气最旺以及人体阳气最盛之时经络通达、气血充沛的机理,在三伏天对患者实施未病先防的健康管理及治疗,可使疗效倍增。既为反季节治疗疾病——冬病夏治的初衷。

赵和平高度重视冬病夏治的研究工作,在他的带领下把研究疾病的方向,逐渐转换为研究健康的方向,逐渐形成了该院的一个服务品牌。在精研“冬病夏治”的过程中,赵和平的学术思想得到了广泛的开发和利用,先后发表论文30余篇,主持完成科研项目10余项,其中12项评为湖北省重大科技成果,3项获得十堰市科技进步三等奖,1部被中华中医药学会评为学术著作三等奖。

 

辨证施治显奇效

 千方易得,一效难求。一张良好的处方是取得疗效的基础。“冬病夏治”看起来简单,实际上学问很深,对中医医师的临床经验、中医理论的要求都很高,且因时因地因人而异。

相比普通的诊脉开方,“冬病夏治”更要讲究辨证施治,由中医专家把脉问诊,了解病情、辨明体质,根据不同情况合理选择最科学的方法进行调理治疗,才能确保疗效。

赵和平强调,“冬病夏治”切不可千人一方,千篇一律。让患者真正做到“私人定制”的专享,这不仅要结合中医理论中的运气学说,还要根据患者居住区域当年的气候特征,以及身体状况辨证施治,对调配的药物配方和剂量进行合理的调整,使药物在不同气候环境下,对患者发挥最佳的疗效。

每年的78月份,前往十堰市中医医院“冬病夏治“的人群数不胜数,经常要排上23个小时。既使病人再多,赵和平也一直坚持辨证施治的原则,细心地为每位患者把脉问诊。为了减少上厕所次数节约时间,赵和平很少喝水,常常在看完最后一个病人时,才发现夜幕已经降临,连续很长时间没有离开诊室了……

赵和平介绍,冬病夏治除了三伏贴,还包括运用具有补益调养作用的中药内服(汤剂、中成药等)、针灸、拔罐、按摩、刮痧、药浴、熏蒸、食疗药膳、穴位注射等等治疗方式。医生会根据每位就诊者的具体情况,辨明体质,选择最佳的个性化治疗方案。内调外治,扶正固本,增强免疫力,同时也可提高疗效,使症状明显缓解。

医院每年选派专家外出与国内业界大腕学习交流,反复比对“冬病夏治”的药方,选择出适合病症的最佳组合。今年5月,赵和平的传承弟子孟彪和高立珍两位主任医师双双受邀,前往上海参加了第四批全国中医临床优秀人才强素养培训,期间与来自全国各地的中医精英进行冬病夏治的研讨,根据十堰市的气候特点,再次对冬病夏治的处方进行了深入研究与改进,力求最佳防治效果。

在对中医养生的探索中,十堰市中医医院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养生理论和服务体系,其中以“冬病夏治”为主的服务品牌备受群众青睐。医院每年有12个科室同步开展“冬病夏治”,服务30余万人次,发放宣传资料20000余份。

 

治疗方式广开发

2015年屠呦呦教授荣获该年度生理学或医学诺贝尔奖,这是中国科学技术界、中医药学界、中西医结合医学界的一个划时代的重大事件,对赵和平来说更是一个莫大的鼓舞。

“中国绵延数千年的中医药学术受到了全世界的关注,这是对传统中医学科发展的最大荣耀。我们应该将这份荣耀发扬光大,要像中西医结合发展青蒿素那样研制出创新性药物,提高临床疗效,救人于水火之中,造福全人类。”赵和平说到做到,并将这份情怀首先运用于冬病夏治的长期研发中。

提起冬病夏治,人们大多会想起三伏贴(贴敷疗法)。其实,冬病夏治包含一系列的治疗方法,如口服中药、三伏贴、针灸、火罐、刮痧、中药熏洗、食疗等。三伏贴只是其中一种比较简便有效的治疗手段。医生可根据患者的具体情况决定采取三伏贴或口服中药或针灸理疗等手段,以达到理想的效果。

每年入伏首日,十堰市中医医院要接待2000余名前来帖敷的患者,年龄几个月到80岁不等。为了达到更好的治疗效果,赵和平采用组合的方式,在穴位贴敷的同时配合口服辨证之汤药,内外结合,共降病魔,疗效自然高出一筹。比如治疗反复咳嗽(如老年性支气管炎)的患者,可配合口服止咳化痰定喘膏,治疗小儿反复感冒、厌食症时,除穴位贴敷外,还可让患儿口服儿宝1号膏或儿宝2号膏;治疗风湿病在进行穴位贴敷的同时,还常配合针灸、薰蒸及口服祛风湿药丸等。

生活中,很多市民基于传统观念的影响,认为贴三伏贴的时间,最好是初伏、中伏和末伏的第一天,错过了就不能贴了。“但这实际上是一种浪费,错过了大好的治疗机会。经过多年的探索,我们发现,提前和推后几天并没有影响,可以一直做到处暑,而且三伏天哪天做都可以,没有必要拘泥于每伏的第一天。患者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来安排治疗时间。”赵和平说,不能因为这一误解,错过了贴三伏贴的时机。

此外,也有市民认为3岁以下的儿童皮肤娇嫩,不适宜贴三伏贴,而赵和平专家认为, 3岁以下的孩子体内脏腑娇嫩,形气未充,生机蓬勃,发育迅速,只要注意用药及敷贴时间,反而更易吸收药分,效果会更好。

赵和平注重现代技术与传统中医相结合,强调中医药要紧跟时代发展的服务理念。一方面扩展冬病夏治的配方、治疗手段及范围,另一方面也在周边服务上与时俱进,持续改进。比如产品的外包装、种类、敷贴的方式、外观等等,以尽量贴近生活,方便快捷为主导,多方面听取民众的意见,不断改进更新。

 

团队协作聚能量

人才培养是医院发展的源动力,给员工创造一个广阔的舞台,让物尽所用,人尽其才,聚集团体智慧,共同传承中医药事业。为了让冬病夏治的研发工作更规范完整,赵和平召集医院对此感兴趣的专家和科室,组建了一支阵容强大的品牌服务团队,不定期召开学习和讨论会议。

2013年,赵和平传承工作室成立,2017年赵和平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确定为第六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传承带教2名继承人。这更为传授带教中医经典建立了广阔的平台,也为钻研冬病夏治等临床实践奠定了物质基础。

赵和平一直坚持理论指导实践的观点,在临床实践中不断探究冬病夏治多元化发展之路,虚心听取大家的意见或建议,讨论改进措施,再制定出切实可行的改良方案,力求年年有提升,次次有新意。他对工作虚心和敬业的态度令人感动,赢得了大家的尊重、理解和支持。

多年来,十堰市中医医院培养汇聚了一大批医院管理和中医临床骨干人才,医院的快速发展吸纳了不少人才的聚集。2016年底,赵和平办理了退休手续,带着对中医事业的无限责任和热爱,他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接受了返聘要求,继续研修中医药事业,在医院的岗位上奉献一份力量。

“留住我的不光是医院,还有研发冬病夏治的团队和我的弟子们,不把中医中药精髓统统传授给他们,我是不会休息的。”赵和平说,医院有不少知名专家积极参与冬病夏治,积极投入到团队中来。其中,赵和平主任医师作为冬病夏治的先驱和领跑者,带出了42名传承弟子和硕士研究生,其中孟彪、高立珍两位主任医师为全国中医临床优秀人才,风湿病科领军人,多年从事“冬病夏治”研究,经验丰富。此外,专家组成员还有一大批康复科、心脑病科、脾胃肺肾科、针灸科、治未病中心、疼痛科、儿科等多名专家,在各自专长领域潜心研究,精益求精,形成了一支实力雄厚的专家团队。

医院有冬病夏治专门的制剂室和专业的制剂人员,膏丹丸散等制剂更为规范,而且贴敷工作人员都经过正规培训,谙熟十二经络,取穴准确,经验丰富,所用的贴敷疗法取穴少而精,重点突出,大大提高了效果,减少了患者的不便。

团队的能量不容小觑,大家在冬病夏治的病证诊疗及创新思考方面达成了共识,实现了高层次的“新老”结合——传统与创新结合,古典与现代结合,进一步为实现更加完好的中医药学时代性的转化,为人类健康管理体系,奏出了具有中国原创特色的最强音。(肖 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