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表扬仍然有作用

作者:[] 发布日期:[17-08-16 09:58:10]

——感谢知名老中医用中药救了我的命

 

《十堰周刊》编辑同志:

你好,我是贵刊的老读者,最近在贵刊的中医专刊上看到宣传中药法和名中医刘吉善的有关报道后很受启发和教育,不仅让我认识到发展中医事业的重要性,而且还让我回想起刘吉善用中药救了我的命,应该给他写封感谢信而没有写的事,让我至今很愧疚。

俗话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我这是救命之恩。

记得是2007年秋天,我患了厌食症,将近四个多月不思饮食,一到吃饭的时间,我就犯愁,连闻都不想闻一下,造成了营养严重缺乏,体重减轻了十多斤,且全身无力,我难受得不想活了。

为了保命家属劝我把饭当药吃,既保命也治病。话虽这么说,但端起碗吃两口就不想吃了。开始在市内一家大医院用西药治疗月余不见效,专家也没办法。这时我才想起看中医,先是找一位社区老中医诊断,但他只摸脉不问病情,给他介绍病情他不听,摸罢脉后就开了5付药,说吃完这些药病就会好的,谁知服了以后一点效果也没有,所以我也没再找他复诊。

让人想不到的事来了,一位自称会看相的算命先生知道我的病情,主动上门免费为我算命,他预测我顶多能再活一年,明年三月是个关口,难以闯过。可他不知道我是共产党员,是个唯物主义者无神论者,也不相信人的命天注定之说。虽然他是好心好意,但我听了只当是玩笑,根本不在意,更没放在心上。

事也凑巧,就在算命的第二天,好心的同事朱志泽向我推荐中医院的刘吉善,对治疗疑难杂症很有经验,不妨找他看看。听了同事的话,我毫不犹豫地找到刘吉善给我开了5付中药,吃了也没见效,但我分析可能是疗程不够,所以没有放弃,而是再请他看。当我问他头5付为啥没起作用时,他不但没反感,而是很耐心地回答说:“疑难杂症病因都比较复杂,你的病可能原因多,需要把每种原因都找出来,然后对症下药,病就会好,这次给你调整一下用药就会见效。”他用这种比喻的方式把用药理论讲得既形象,又通俗易懂,让病人容易接受并相信不疑。于是我满怀信心地把这5付药煎服后果然见效,厌食症逐步好转,胃口打开了,吃饭也香了,身体状况逐渐好转,走路腿也有劲了。这让我特别高兴,喜不自禁。

正当我准备要给刘吉善写感谢信时,不知是何人当着我家属吹冷风说“这种效果是短暂的,过不了多久,还会复发的。”听了这些话,我虽然觉得其中似有一种嫉妒心在作怪,但也让我产生了一种不应有的想法,即暂缓表扬,观察一段时间再说。当时我还有个深层次的想法,就是要用一个较长时间不复发的事实来反驳他,这样更有说服力,让这个别有用心的人无话可说,这就是我推迟对刘吉善表扬感谢的真实思想用意。

虽然是用心良苦,也是好心,但按办事的常规习惯讲,该早办的事及时办,总比拖着晚办好,以免错过机会或误事。不过这事木已成舟,既成事实,无法扭转,只好在总结教训中补上这一课,叫作迟到的表扬仍有作用。但愿在我身上以后不再出这样的事。不过这次这样处理此事,我认为是合理的应该的,也符合多数人的心理想法,也对刘吉善本人有好处,因为毕竟这是刘吉善医生的成绩,几付中药救了一条命,让病人多活了十年,达到85岁高龄还健在,这在医疗工作上已经是一很了不起的事,也是病人的希望和福气,应该大力表扬和点赞,不能让它隐匿和消失,即使刘吉善本人可能不知道,或知道不计较、不在乎,但我作为受益的病人,不能忘了医生治病救人的恩惠和功劳,医生为病人付出的脑力体力劳动都应受到人们尤其是病人的认同和尊重。

再说刘吉善同志在十堰地区乃至省内已是知名度很高的中医专家,他的中医理论的造诣也是颇有深意的,但他并不满足只停留在现有水平上,而是随着中医事业的发展,与时俱进,不断地创新发展,他认为只有如此,才能满足广大患者治病的需要。

|<< << < 1 2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