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援疆情故事系列(四)——我在援疆路上成长

作者:[] 发布日期:[19-05-21 10:37:22]

又下班了,换下工作服一如往常的往援疆干部宿舍走,这种日子,现在已经很习惯了。

去年的八月二十日,我还记得在机场,医院领导和我们在机场合影,依依作别。就这样,我带着重托和希望,远离年迈的父母,单薄的妻子,和刚刚满一岁的儿子,怀着复杂的心情登上了飞往新疆的航班。

我和其他援疆队友们一路三次转机来到新疆博乐八十六团,新疆对我来说很陌生,也很亲切,前任援疆干部的讲述让我兴奋和期待。在十堰带队领导李团长的热情接待、细致关心和安排中,瞬间给我和队友们带来了离家万里又进新家的温暖。

随后,经过党校的学习,我们正式上班了。在同事和当地百姓期待“湖北医生”的称谓里,让我感受到不一样的责任与担当。

第一时间,我将微信头标换成了十堰市中医医院的院徽,意味着,我的一言一行将代表医院的形象。

在这里,我不再是医院病区的一名医生,每天负责管理好我的病人即可,身份的转变,同事的热情,病友的信任和依赖,让我感到肩上的担子很重。每天早上,当听到患者跟我说,昨天做过治疗后感觉舒服多了,张医生,谢谢你... 这些只言片语,让我心里有了很大的安慰。

在得知哈密有一个53岁大姐需要我出诊时,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转机一千五百公里赶了过去,大姐卧床三个多月了,因腰椎间盘突出导致腿疼,无法行走,严重影响生活质量,我仔细了解病情后,在家属抱着试试看的想法下,和她们交流了我们中医疗法特点和治疗方案。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九天的推拿、按摩及中药调理,大姐能够从卧床到下地慢慢行走,一家人特别欣喜。后来,我连续去三次为这位大姐治疗,通过三个疗程,大姐完全康复了。我感觉有一种特别大的成就感,对于我来说,也更加鼓舞和激励着我努力为新疆的老百姓做好医疗服务。

新疆一年主要有两季,冬季和夏季,特别是冰雪的冬季从十月持续到来年的四月,因此博乐的春天比内地晚很多。每当春暖花开的时候,看到朋友圈里亲朋好友们都在晒着百花齐放、姹紫嫣红,带着家人一起踏青时,而我此时此地依然是大雪纷飞,心里充满了对家乡和亲人的无限思念……

在这里,每天为来自四面八方的老百姓治病成了我们的日常工作。

这天一大早,医院来了一对年过八旬的老夫妇,详细了解后得知老大爷面神经抽搐,已在市区一家医院治疗半月余,症状未能缓解,多方打听来到八十六团医院,进门就嚷嚷着找湖北医生,经过一段时间的推拿、针灸等物理治疗后,八十三岁的李大爷告诉我,脸不抽了,吃饭好了,喝水也不漏了。老人拉着我的手,十分高兴,连连感谢!

在聊天中得知老人夫妇俩是五十年代的同班大学生,当时响应毛主席号召“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我们的地方去”而来到新疆建设兵团,夫妻二人共同见证和亲身经历了当时来到新疆住的“地窝子”到如今高楼林立、大美新疆。和我讲述了老一辈为建设新疆矢志不渝的奋斗精神,平底起高楼,沙漠变绿洲的艰辛。让我真正明白了什么是屯垦戍边的兵团精神、老一辈的革命精神!

八天后老人康复出院了,至今还时常打电话关心着我在新疆的生活。

清明节到了,在带队领导李团长的带领下我和援友们来到了八十六团边境线,举行“缅怀革命先烈,慰问边防战士、学习革命精神”主题党日活动。在哨所里遇到了从病友变为好朋友的巡边员谷兆磊,因为长期在边境线上站岗巡边,二十九岁的年纪,却有着四十几岁的身体,在一次巡边过程中不慎扭伤腰部,当时就站立行走受限,战友们把他扶到医院后,才治疗了五天,稍稍好转的谷兆磊又立刻回到边境线上了……。

在哨所里领导的带领下我们参观了哨所的房前屋后和宿舍,当来到食堂时候,我们被战士们的午餐惊呆了,一人两个馒头和一点洋葱(新疆称之为皮牙子)。天啊,这一幕在电视上看到过,没想到是现实就是这样的,哨所领导介绍说因为天气原因,运送物资的车上不来,已经好几天没有菜了…

|<< << < 1 2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