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援疆情故事系列(五)——印象新疆

作者:[] 发布日期:[19-05-31 11:32:38]

/李光锐

有人说,任何长远坚实的情结,必须与耳闻目睹、生活实践结合在一起,才能持久,才能隽永。随着在新疆呆的时间越长,越感觉新疆像一壶酒,打开它香气扑鼻,品尝它浓烈绵长;又感觉它总在镜子中,有时清晰有时模糊,抓也抓不住,只有慢慢的去读它、品它。

新疆是一座山。它身处中亚,与八国接壤,占全国1/4的国境线,自古就是保卫祖国安全的一道重要战略屏障。远从西汉设“西域都督府”屯田戍边开始,历经东汉、魏、晋、南北朝、隋、唐、元、明、清2000余年,历代中央王朝从没有放弃跃马西域、经略西域的理想和抱负,但统治时强时弱,治疆亦时强时弱,其治与乱、兴与衰伴随了新疆历史演进的全过程。从十万大军解甲归田、百万儿女扎根边疆,到兴办新疆最早的现代工业、服务业,新中国屯垦戍边的方略已超越历史。今天,在中国梦圆梦的征途上,推进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的目标清晰明确,新疆在捍卫国家安全上的地位和作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显得更为重要,这在新中国成立以来新疆稳定发展的实践中已经作出了无可辩驳的说明。

新疆是一幅画。摊开中国地图,新疆的面积最为博大,是全国的1/6,是日本的4.4倍,是新加坡的2371.43倍,这样一个地方,任何人都有一种不尽的神秘感、向往感和国情自豪感。气候的极端干旱,巍峨的五山(阿尔泰山、天山、喀喇昆仑山、昆仑山、阿尔金山)盘踞,使新疆既拥有浩瀚沙漠、茫茫戈壁以及火焰山、流沙河、魔鬼城、雅丹群等奇特的干旱区风光,又兼有冰山雪峰、高山牧场、高原湖泊等美景;这里有“万山之源”之称的帕米尔高原,有中国最大的自然保护区阿尔金山,有“变色湖”之称的喀纳斯湖;还有奇绝仙境果子沟,塞外灵壤赛里木湖,极目金黄胡杨林。所有一切,都使新疆的山河显得格外壮丽、秀美迷人。

新疆是一艘船。曾经的新疆,“一穷二白”,无一寸铁路,无一家工厂,自然放牧、小农经济,人民生活困苦不堪,平均每3户农民仅有一头耕畜,9户农民1辆木轮车,2户农民1把坎土曼。以“一唱雄鸡天下白,万方乐奏有于阗”为历史起点,新疆加快发展的时代巨轮破浪起航,农林牧副渔、工农商学兵全面发展,戈壁建新城、大漠变良田,“丝绸之路”重焕生机,天山南北天翻地覆,新疆演绎着沧海桑田般的现代神话。

新疆是一本书。这里是一座迷宫,锁住的秘密太多。遍布天山南北的古城堡、石窟、驿站、峰火台、文书、岩画以及千年古尸,与敦煌学齐名的吐鲁番学,与长城、运河媲美的砍儿井等,皆是珍贵的文化遗产。初来新疆时,充盈耳际的为佛教,后是伊斯兰教,其实道家道教文化元素俯拾皆是,阿克苏方神庙、特克斯阴阳八卦城等众多道教遗存无不透露出丰富多样的文化内涵。这里自古又是多民族聚集、多语言齐鸣的地方,各民族独具风采的建筑格局、手工技艺、生活起居、民俗风情以及宗教信仰像百花园中的朵朵奇葩争奇斗妍,构成了新疆最具特色、最有吸引力的旅游资源。

新疆是一面旗。这里是一座涤荡人灵魂的精神富矿。张骞出使西域,大唐高僧西天取经,锡伯民族西迁戍边,蒙古族土尔扈特部落西突东归,左宗棠抬着棺材进新疆,特别是王震带十万人民解放军解放新疆、然后落地成为第一代兵团人的故事,都无不蕴含着极为辉煌与绚丽的爱国主义色彩,大善大爱大义大勇,感天动地,日月可鉴。以史为师、以史为镜,正是在这列列招展的精神之旗感召下,两千多万新疆各族群众爱国爱疆、团结互助、共同生活、和睦相处。

(作者李光锐,为十堰市委政策研究室调研员,十堰市援疆工作队队长,新疆兵团第五师八十六团党委常委、副团长)